首页 > 公众平台 > 生活旅行 美国,卵巢癌,卵巢 > 正文

母亲与卵巢癌抗争十年后,美国专家给她带来了希望

2017-08-06 23:55 休斯顿在线 关键词:美国,卵巢癌,卵巢

魅力休斯顿网(Merryhouston.com)旗下“休斯顿在线”(Houstonline)微信平台每日推送休斯顿、德州、美国精选信息。关注我们妥妥没错!

2007年我19岁,刚刚来北京上大学。记得那一天我刚和同学打球回来,接到父亲的电话,他语气有些凝重的说:你妈住院了。我当时只以为是普通的感冒发烧,还故作镇定的安慰父亲,而父亲却说:医生说检查出来是肿瘤,可能是……癌症。听了父亲的话,我不知道当时自己的表情有多僵硬,只感觉整个世界都异常安静,癌症两个字叩打在耳边异常清晰。

母亲确诊为癌症,全家的生活都改变了

后来我请假回家,全家人都有些慌,这算是20年来全家里发生的最大的一件事,很明显安逸了20年的家受不起这样的波折。我们只能强打起精神,带着母亲一级一级的去大医院检查,而检查的结果彻底踏碎了我们内心残存的一丝侥幸——2008年初,母亲被确诊为卵巢癌,不过万幸的是癌症还在中早期。

母亲从那时起,就开始了有针对性的治疗,而我们全家的生活也从那起迎来了一轮又一轮的风浪,往日平静的生活只能在回忆中找到些许残存的影子。近10年来,母亲每年都要做手术或者进行放化疗,其中的痛苦我不曾承受,也不敢想象,而母亲却一次比一次坚强。

2008年5月,母亲进行了全子宫切除术,术后进行了3次化疗,化疗后病情得到了控制。

2010年10月,因检查发现脾肾均有肿瘤转移迹象,于是母亲又进行了脾脏切除术以及1个疗程的化疗和十余次放疗。这样又平安度过一年多。

2011年4月,母亲进行了升结肠部分手术切除。

2011年6月,复查胃底部有结节,放疗后病灶完全缓解。

2012年2月,复查发现胃底部病灶复发,右下腹淋巴结也有转移迹象,于是又进行了3次化疗。一年后,胃底部及右下腹病灶再次复发,母亲又接受了十余次放疗及化疗。

2014年11月,腹膜、肠系膜及盆腔发现淋巴结转移,第五六胸椎也发现有骨转移瘤。

2015年2月,进行第五六胸椎转移灶处的姑息性放疗。

2016年7月,检查发现两肺有小结节,左肺下叶有斑片影。考虑胸椎转移灶。随后母亲进行了3周期的化疗,化疗后转移灶有回缩,病情症状有缓解。

我把这些重大的检查结果都记了下来,因为每一次都是母亲经历的苦难也是我们全家人的痛。细数这10年来,母亲一次又一次的化疗、放疗,而病情却越来越重,按照母亲自己的话说,她的身体就像是一个破草屋,已经千疮百孔,就差最后一阵疾风了……每次听母亲这样的感慨,我都摇着头安慰她会好起来的,而现实却没给我们喘息的机会。

病情恶化,求助美国医生迎来转机

2017年3月,母亲复查PET-CT显示全身多发转移,双肺、肝、纵膈以及盆腔多发转移瘤,肿瘤活性增高,淋巴结增大。更加雪上加霜的是,基因检测显示,未发现可以给予母亲的靶向药物。

这是10年来最严重的一次——全身发生肿瘤转移。我们第一时间与医生沟通,然而医生的态度却不乐观。母亲的癌症治疗了10年,放疗、化疗前前后后加起来几十次,然而病情依旧在恶化,于是医生向我们推荐了总部在美国硅谷的MOREHealth(爱一传递)远程医疗机构,希望借助美国的专家建议、最新药品等联合国内专家的共同会断能给病情带来一丝转机。

2017年4月我们与MOREHealth取得了联系,他们派出了专业的案例经理团队,收集了母亲近十年的病例资料,并加班加点的翻译上传到他们的平台上。同时他们第一时间联系了美国前1%的癌症专家,同步查阅上传的资料。

多方会诊,病情稳定

随后MOREHealth组织了第一次中美专家的远程视频会诊。会诊中,MOREHealth的案例经理帮助我们进行了全程的翻译,美国的专家前期对母亲的病情做了非常深入的研究,通过讨论最终确定了一个初步的治疗方案。也是经过了这一次会诊,我对MOREHealth产生了非常大的信心。因为治疗方案中有些药物国内并没有,MOREHealth还能通过他们在美国的总部帮忙购买并邮寄。

时间过去了3个多月,期间MOREHealth又组织了三次会诊,针对每一次母亲的病情表现,调整治疗方案。目前母亲的病情已经得到了稳定的控制。

我不敢问医生母亲还能坚持多久,更不敢听到医生说出的答案。

我与母亲约定,既然已经陪她抗癌10年,那就再以10年为期,那时候我要她健健康康的抱着孙子。10年,我从一个少年长大;10年,母亲从年轻变老。如果可以有如果,我希望用我的10年再换她10年。

美国专家诊断意见实录

JamesFord,医学博士

虽然获得该病例的全部信息对我有些困难,但是在我看来,这是一名被诊断患有卵巢癌的年轻女性,在患者40多岁的早中期时被诊断患有“高-中”分化的浆液性卵巢癌。患者对最初的治疗反应良好,之后残留病灶(扩散),通过多次局部干预手段来治疗其全身性的肿瘤转移。病历中提及了遗传检测和“没有适用的靶向治疗”,但是描述并不清楚,因为我只能找到免疫组合,肿瘤标志物和蛋白质组,所以不确定患者是否做过NGS(新一代测序,next-generationsequencing)。根据肺部病变大小来看,现在患者情况似乎处于“稳定”状态(?),但是没有其他可供比较的检查报告来描述除了肺内4.5×3(cm)病变外的任何目标病变。在肝脏中有明显的多发性病变,但没有最近的复查的腹部CT。化疗组合包括紫杉烷类(taxanes),铂类(platinums),PLD(聚乙二醇化脂质体阿霉素),吉西他滨(gemcitabine)和一些试验性药物以及抗血管生成剂。

肿瘤病史表明患者对DNA损伤药物的反应良好,尽管其影响逐渐变小。我假设她已经在生殖谱系(诊断卵巢癌时年纪较轻)或在肿瘤中进行过BRCA测试。如果BRCA没有突变,那么她可能是高度同源重组缺陷(HRD-High,HomologousRecombinationDeficiency-High)并且可能会对PARPi(PARP抑制剂)有反应。进行BRCA测试是有意义的。

基于持续的水肿以及脑室梗阻,令人担忧的是目前影像结果显示出的中枢神经系统转移。如果是新出现的神经系统转移这可能需要注意,CNS疾病也使许多临床试验受到限制。

病史记录上没有清楚表明她是否对PLD(Pegylatedliposomaldoxorubicin,脂质体阿霉素)反应良好,因此PLD可能是一个选择,可以与贝伐单抗(bevacizumab)联合用药。与长时间输液相比,这可能对患者更容易。

根据患者目前的功能状态,一是可以考虑进行新的活检来检测NGS(新一代测序)改变以及突变负荷。这个检测还可以包括HRD(同源重组缺陷)评估,并根据这些结果,考虑PARPi(PARP抑制剂)或IO类(肿瘤免疫类药物)(派姆单抗(pembrolizumab),纳武单抗(nivolumab),avelumab,阿特珠单抗(atezolizumab),durvalumab等)。其他几种标准的抗肿瘤药物如培美曲塞(pemetrexed),喜树碱类似物(camptothecinanalogues),剂量密集紫杉烷(abraxane,白蛋白结合型紫杉醇),诺维本(navelbine)也可以考虑。

尽管如此,(以上)这些(药物)的任何一种能产生真实的效益的可能性很小,任何治疗性干预产生之前都应考虑到她的功能状态和临终计划。肿瘤的大小和分布可以提示“无治疗”也许比“治疗”更好,对症治疗可以提高生活质量。如果我有遗漏了任何信息,请告诉我。

以下为视频会诊后的整理总结:

患者已经进行了多种方式的治疗,此时她也出现了脑转移,这是主要的关注点。不确定是否她有神经系统症状,是否已进行脑部姑息性放疗。她目前的功能状态对进行后续治疗的可行性至关重要。如果她能走动并且神经系统功能良好,下一步的姑息治疗是可行的。

是否使用尼拉帕尼的问题,基于在欧洲进行的几项临床试验(ENGOT-OV16/NOVA试验)表明:BRCA+阳性患者就无进展生存期(progressionfreesurvival,PFS)而言优于安慰剂(尼拉帕尼组21个月vs安慰剂组3个月),但是这些病人都完全缓解了。有趣的是对于BRCA种系未发生突变的患者来说,尼拉帕尼也是有作用的,尽管使用安慰剂患者相比PFS差异不显著(9个月vs安慰剂3个月)。基于这些研究结果,美国FDA批准尼拉帕尼用于转移性卵巢癌不需要肿瘤种系突变(发生及未发生BRCA突变)的维持治疗。

另一个问题是,她是否能够耐受尼拉帕尼的骨髓抑制作用。有证据表明PARP抑制剂联合铂类药物杀死癌细胞的同时会增加骨髓抑制。此患者已经进行较多的治疗,也许有必要明显减少多期放疗的剂量。尼拉帕尼不太可能对于她的癌症有很大的作用,并且也没有数据表明尼拉帕尼适用于中枢神经系统转移。

患者提供的资料中有提到恩度(中国制作的抗血管生成剂),该药物是否像类似药物贝伐单抗有良好的耐受性。类似药物比如贝伐单抗(阿瓦斯汀)已证明对于卵巢癌,结肠癌及肺癌有良好的作用,也是脑部肿瘤的主要药物。

在推荐治疗方案之前,我们需要此患者目前状态的更新,尤其是她的神经系统状态和功能状态。

Tai医生:

归纳如下,患者自2008年开始长期患有转移性卵巢癌,并已接受多线治疗,包括卡铂,顺铂,紫杉醇,多西他赛,脂质体多柔比星,脂质体紫杉醇,吉西他滨以及近期使用的抗血管生成剂Endostar(仅在中国可用)和最近使用的洛铂(lobaplatin)。

此外,患者已经接受了多次对脊柱,腹部,肾脏的放疗以及对肝脏的TACE治疗。尽管进行了这些治疗,患者的疾病仍在继续恶化,患者被建议考虑使用尼拉帕尼(niraparib)(PARP抑制剂)。更多建议请请参阅讨论部分。

患者想知道他是否可以使用尼拉帕尼进行治疗。

赞助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