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杂志期刊 > 正文

河内 :永远流动着的城市

2016-06-13 21:25


江湖、石油、咖啡,三种液体构建了河内从古至今的生活轨迹
  
《瞭望东方周刊》记者乐艳娜/越南河内报道


摩托车是许多越南人出行的主要交通工具,越南也因为摩托车保有量很大而被称为“摩托车王国”。图为市民驾驶摩托车穿梭于越南首都河内街道

  生活在越南首都河内的人,在过去的一年里,听说了一个坏消息,一个好消息,还有一个不好不坏的消息。

  这些消息如这个城市流动的三种必不可少的液体,它们像看不见的音符,飘浮在这里潮湿的空气中,随着摩托车的喧嚣散布于城市每一个角落,最后成为咖啡最佳的佐餐甜点。

千年老鳖死了

  还剑湖的千年老鳖死了。对于河内人来说,这当然是一个糟糕的消息。因为,他们生活的这个城市,与汩汩流淌的江河湖泊早已密不可分。

  尽管经过现代DNA检测,那只全球仅有四只的稀罕斑鳖岁数只是百年有余,但河内人坚信,它就是当年赠剑给黎太祖,并帮他打退了明朝军队的老鳖。这样算的话,它如今已经600多岁了。

  1407年,明朝趁越南内乱,重新对越南中北部建立了统治,并设立了交趾承宣布政使司。十年后,来自越南清化省蓝山乡的黎利展开了抗明之战。传说黎利行至绿水湖时,捡到一只宝剑,上刻“顺天”二字。后来他带着这把宝剑与明军作战,屡次获胜。黎利上书“促织天子”明宣宗,请求立其指认的傀儡为安南国王。明宣宗认为国中疲惫,远征无益,便答应了他。后来,黎利自立为王,明宣宗放弃了再次讨伐黎利的机会,册封黎利为安南国王。

  已经成为黎太祖(太祖即“开国君主”)的黎利又一次来到绿水湖时,一只老鳖浮出水面,对他说,“敌军已被打败,请还我宝剑”。话音甫落,黎太祖的顺天剑突然摇动,掉到老鳖口中,并与之一起潜入湖底。为了表达对老鳖的敬意,绿水湖从此就被改名叫还剑湖。

  如今,还剑湖成了河内第一大景点。湖中心的龟塔是越南历史上重要的国王黎圣宗钓鱼的地方。从老照片看,在法国人占领了越南之后,龟塔上还建起了自由女神像,直到20世纪50年代才被拆除。

  还剑湖的早晨,是穿着白衣打太极的老人们的;晚上,是手牵手吃着百年老店里冰淇淋的年轻人的;白天,则是一拨又一拨慕它名气而来的游客的。

  只是,还剑湖没有了老鳖,还是还剑湖吗?对于河内人来说,这就像是把历史生生剜去了一角,生疼。

流动江湖里的城市史

  不过,河内关于水的故事,可不仅仅只有还剑湖。

  眼下去还剑湖旅游的人们,会在湖边看到一尊雕像,按罗马字母的读音,很多人会以为那就是借了老鳖之剑的黎太祖。

  其实不然。这尊雕像刻画的是李太祖李公蕴。据说当年他乘船来到当时还叫大罗城的河内,突见一条黄龙腾空飞翔,于是将大罗城改名为“升龙”,并迁都至此,这也是河内第一次成为越南的首都。

  19世纪,已经定都于越南中部的阮朝,将这里定为陪都,并因为城市环抱于红河之内,遂改称为河内,并沿用至今。

  红河起源于中国,从老街省流入越南,经过多个省份后,最后流入南海。数千年来,红河的冲积层形成了广阔肥沃的冲积平原,广植水稻。最早它被称为盖江、黄江,后来法国殖民者发现红色砂页岩地层导致河水呈红色,就称它为红河。

  被红河包裹在内的河内被李太祖认为是难得一见的“背靠山,前望湖”的风水宝地,也因此吸引了全国各地的人才,红河两岸有多个知名的手工艺村,历代诗歌、音乐和绘画里也多有描绘两岸风光的。

  红河是河内人身体里流淌的血液,是不可遗忘的祖先;还剑湖是河内人的眼睛,外人从那里窥探这个城市的过往;可是,西湖才是现代河内人心底的那一汪清泉,是最亲近最不可分割的地方。

  从地图上看河内,正中心的一大片水域就是第一大湖西湖。按河内人的说法,古代天上有两位仙女私下凡间,因为畏惧触犯天规,不敢久留人间。返回天庭时,各从云端拋下一面镜子以资留念。这两面镜子,一枚落在了杭州,形成了杭州西湖,另一面就落在了河内,形成了河内西湖。

  传说总是很美好,但其实西湖原来就是红河的一段河道,受到淤塞而形成,以前曾叫过狐尸潭、浪泊湖、霪潭,可见当时并不怎么美好。它的面积要比杭州西湖大一些,环湖走一圈约18公里,需要三到四小时。

  但随着时间的发展,烟波浩淼的西湖周围聚集了无数的古老村庄,每一个都讲得出几百年的历史。村子里或由君王或由民众又修建了无数的寺庙,每一个直到今日仍有鼎盛的香火。

  河内人在湖边欣赏一树又一树灿烂绽放的紫薇和凤凰花,在湖中成片的荷叶中采集莲花或供于佛前或制作莲花茶,那是一年四季都可以找到的诗和远方。


在越南河内,情侣们参加第15届“爱与挑战”马拉松比赛

赞助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