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杂志期刊 > 正文

有一种陪伴是为了放手

2016-06-13 21:18


文 | 雪宁

  我清楚地知道,女儿的每个脚印是如何扎扎实实地落下。而父母的每一天陪伴,目的都是在为放手做准备。

  转眼开学已半个多月了,女儿说:“我们3月好忙呦。学校玛萨蕾蕾艺术周要开始,我们班要代表学校去参加乐乐棒的比赛,我和几个同学要完成班级毕业制作,我还要参加钢琴表演会。真的很忙。”

  我听到乐乐棒比赛,眼睛立刻亮了起来:“是啊,真的很忙。乐乐棒比赛,妈妈可以去吗?”

  女儿不假思索地回:“噢,妈妈,你可千万别去。学校的活动,我从小到大,你参加的够多了。没说让家长去,你可别去。你去了我会不好意思的。”

  小丫头拒绝得还真干脆。我故意“啊”了很大声,不死心地问:“如果学校让家长支援,我可以去吧?我只是想看看比赛啊。”

  “哦,还不知道呢,如果没让家长去,你可千万别去啊。”

  哎呀呀,我的小丫头真的长大了。曾经,每次校外教学,她都很期待我能参与陪她一起去,期待我准备如野餐般的便当;曾经,每周的阅读课、学期的陶艺课她都希望看到我当义工的身影……那些女儿黏着我的画面还如此清晰,如今却已经很干脆地拒绝我跟着。

  岁月,也就一转眼的工夫。正是因此,龙应台的美文《目送》,才捕获了众多为人父母的心,“我慢慢地、慢慢地了解到,所谓父女母子一场,只不过意味着,你和他的缘分就是今生今世不断地在目送他的背影渐行渐远。你站在小路的这一端,看着他逐渐消失在小路转弯的地方,而且,他用背影默默地告诉你:不必追。”

  多年前曾经与老公谈论起此文。老公不以为意地说:“龙应台未免太容易失落了吧,父母子女本来就是如此,该放手时就要放手。”老公对于孩子是懂得放手的人,但懂得放手也未必不会失落。

  今年寒假伊始,女儿随学校组织的新加坡沉浸式学习出国9天,这是她第一次独立出国,我们夫妻也因此提前体会年老空屋的感受。那几天的后段时光,老公忍不住念叨着:“她都没问问爸比?好想女儿,她忙得都顾不上想我们了吧?”这下轮到我取笑老公了:“哈哈,她没工夫想我们,很正常。你这样,老了可怎么办?”老公回:“我已经老了。你难道不想女儿?”我笑着说:“想啊,但不会像你不平衡。”老公说:“唉,我就是跟你念叨念叨。”

  孩子的羽翼渐渐丰满,要飞向更广阔的天空,这是必然。父母的那份失落是此生剪不断的血缘情丝,但终要放手。父女母子一场不过是牵手走一程,再目送他展翅高飞的过程。有人把人的一生画成9000多个小方格,可以与孩子牵手的时间不过只是几格而已。

  庆幸的是,我曾好好地牵手陪女儿走。我清楚地记得,她的第一声洪亮啼哭;她在我怀里的第一口吸吮;她第一次听到我打嗝后“咯咯”不停的笑声;她第一次辅食添加,红萝卜吃多了发黄的小鼻头;她趴着像虫虫般蠕动到四肢撑起身体的快速爬行;她迈出的第一步,带着对自己惊讶的表情扑倒在我双臂中;她第一次说话是叫“爸爸,爸爸”,边叫边用小手去拍爸爸熟睡的脸;她第一次发烧,我彻夜难眠;她第一次看到大海时充满光亮的眼神;她第一次断奶,安静乖巧地躺在我怀里听故事。

  还有,每天买菜时,我拎个大包,她拎个小包;擦地时我一块大抹布,她一块小抹布;每次,做饭我一个大面团,她一个小面团……我们一起游戏、一起读绘本、一起做家事、一起出门散步、一起讲故事睡觉。

  她第一天上幼稚园后,我转身边走边哭;

  与她出游时,给她一个小书包当她的专属行李,教她一次次收拾自己的用品;

  当她每次说“我来,我来”时,看着她耐心地等着她,自己吃饭、穿衣穿鞋、洗澡、洗头发、剪指甲、盛饭摆碗筷、洗碗切菜;

  她入学第一天,过那些闯关游戏,不用我牵着小手,一脸“我可以”的表情;

  她第一次写作业时,我陪坐书桌另一边看着自己的书;

  她第一次和爸比单独在台北,我独自飞回北京时,她电话中用甜甜的声音说:“我们都很好”;

  这次,她第一次独自出国,自己收拾行李箱,跟我简短报备……

  所有这些,如茶般清香甘甜的回忆,都是她成长的美好轨迹。

  而成长,是一步一个脚印的。庆幸的是,每个脚印我都清楚地知道是如何扎扎实实地落下。

  而父母的每一天陪伴,目的都是在为放手做准备。那么,面对女儿这一次独自出国,我们就在放手中不过多担心、藏好不舍、送上深深的祝福吧。

赞助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