怀疑老婆出轨了,我应该怎么做?

我写个我经历的真实故事吧,不能给你答案,但是可以借鉴!

13年,我在黄牛的酒吧厮混。

黄牛介绍了一位中年男人给我认识,男人叫陈皮。大家喝得尽兴,接着就去KTV。

在KTV我见识了陈皮的人生。

比如,他也尝试过默默地握着酒杯,安静坐在一角。气氛高涨起来时,他也会拿着话筒唱几句。

两首歌之后,他就展示了他的麦霸的威力。音调渐渐飙高,所有的曲调都往最高处冲去,到最后完全唱破了,变成了呐喊。

他压低身子,以致能发出更多的声音,摇摆手臂,转动身子。

站到桌子上去,以获得更多的音域。

渐渐地眼泪哗啦啦地掉下来,杯子踢碎了,话筒线扯断了。

我摸着肚皮转圈跑,喊:哈哈哈,陈爷,我能把您入了药吗?

陈皮痴痴地笑:先把你阉了做药引子。

包间乱成一团。服务员进来请走我们。

后来,我问陈皮:为什么要那么卖力地唱?

他很迅速地回答:我又不卖唱,为什么要卖力唱。大爷只是唱不好,所以付出了努力却唱得很破。

我接着问:两个人为了未来,拼尽全力好吗?

陈皮:你不废话吗。

陈皮的太太笑了笑。太太叫古波,一直坐在陈皮身边,攥着他的左手,陈皮说什么她都微笑。

我说:可这未必啊。就像想要把一首歌唱好,需要注意的太多了,环境氛围,酝酿情绪,控制节奏,一步一步掌控感情的变化。

陈皮说:哟,你这说法很吊的样子啊。

13年底,陈皮换了套望京的新房子。

入住那天,一群朋友化身不速之客匆匆赶到,大大的餐厅挤满了人。

黄牛自告奋勇,下去提了五箱啤酒。媛子和树杈去厨房添了两个菜。一群疯子放开了怀地吃喝,胡天海地地扯。

我发现陈皮一直低头不语,我问他,他默默地猛喝一口酒。

我感觉不对,推推王宾,王宾傻头傻脑地跟我碰杯。古波起身进了房间。

陈皮猛地站起来,说:我们努力很久才买下这套房子,今天第一天入住,每一分每一秒都在等待,下班了就匆匆赶到家。你们来我高兴,可你们太闹腾了,我更想和古波好好享受这段时光。

朋友一个个紫着脸,局促不安,纷纷道歉告别。

只有王宾埋头啃着蟹腿,大家把他拖了出去。

感情这么珍重的人,却在14年初离婚。

13年底两人继续玩自驾到欧洲。最后到了柏林墙遗址公园,古波悄悄提前离开。电话打不通,陈皮急得正要报警,接到古波电话。

她已经在机场候机室,说是公司一个月前的案子要了结。

陈皮在电话里问:为什么不叫上我,一起回去?

古波说:你替我完成我们的旅行。

陈皮叫道:那为什么这么久不接电话?

古波说:出来太急,跟那头通完电话,手机就欠费了,在机场才充的卡。

陈皮从欧洲回来,桌上摆着古波已经签字的离婚协议书。

那时,大家聚在黄牛的酒吧。

陈皮艰难地哭着开口:娘们要跟我离婚。

黄牛说:靠,怎么这么狠?

陈皮说:直娘贼,我们去欧洲自驾游,她提前离开。她说我不该不开心。我当然不开心,这是我们的旅程,我当然不开心了。可是不开心,我也没有怎么样,她竟然把我赶出家门。

大家说着说着。陈皮一声猛吼,操起酒吧角落的一个灭火器冲了出去。

十几个人跟了出去,没有人能拉得住陈皮,他抱着灭火器上了车子。然后五辆轿车,从鼓楼大街一字排开,开往望京。

4    1 2 3 4 下一页 尾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