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稀饭娱乐 婚礼,结婚,怀孕 > 正文

太畜生, 婚礼现场伴娘竟被一群人扒光凌辱!

2016-04-25 18:01 智慧人生 关键词:婚礼,结婚,怀孕

最近网上出现很多关于闹洞房猥亵伴娘甚至是新娘的新闻,我也不知道真假,不过说实话,这些都还没我当时参加婚礼时闹得严重。

结婚的是我表哥,我两关系比较铁,所以他结婚就请了我去当伴郎,也正是因为如此,我亲眼目睹了我这辈子见过的,最荒唐的一场婚礼,以至于到了最后,喜事变成了丧事。

表嫂和我表哥是大学时候认识的,不是本地的,所以结婚的时候,除了家人外,就只带了一个伴娘回来,那伴娘叫秀秀,挺漂亮的一小女生,听说是我表嫂的学妹,关系特别好。

第一次看到秀秀的时候,我还挺惊艳的,甚至琢磨着想去追求她,不过小女生可能是到一个全陌生的地儿,脸皮有点儿薄,说句话就面红耳赤的,特可爱。

婚礼前一天,我们四个人聚在客厅,讨论起明天闹洞房应该怎么解决,秀秀挺害怕的,因为我之前偷偷和她说过,我们这闹洞房闹得比较凶,伴娘肯定是要被揩油的,所以到了那天晚上,她就有些害怕了,说想回家。

到这时才说要回家,我表嫂肯定也不乐意啊,就说闹洞房的时候,也就人多点,其实没啥的,要到时候有人欺负秀秀,她第一个不乐意。

好说歹说,秀秀才答应了我表嫂,现在想想那天晚上我表嫂说的话,我是真想一个巴掌抽过去,说好的保护别人呢?说真的,结婚那天,要不是我表嫂,事情不会闹得这么大,以至于到了最后变得不可收拾。

第二天结婚的时候,秀秀也好好打扮了一下,说真的,她长得比我表嫂漂亮多了,而且看起来很清纯,跟朵小白花似得,有种特有的气质,和我表嫂站一块,不知道的人甚至会以为是秀秀结婚。

我都看的唇干舌燥了,来的那些宾客自然也好不到哪里去,我们四个人去一桌桌敬酒的时候,好几桌都开始闹起来,非得要秀秀喝点酒,她喝了一口红酒,脸就红了,一看就不大会喝,还是我给她挡下来的,不过她还是喝了不少。

到婚礼结束的时候,一群人就准备闹洞房了,等那些闹洞房的人跑到新房前的时候,我表嫂就说自己怀孕了,让人别闹自己。

我一听就有些不对劲,因为我表嫂这话就是把秀秀往火坑里面推,闹洞房不闹新娘,那不就只能闹伴娘了吗?更何况我知道,表嫂根本没怀孕,她这么说无非就是不想自己被闹得太难看。

秀秀喝的有些昏昏沉沉的一下子还没反应过来,就被人把她和我表哥两个人给拉到另外一个房间里面去了,把我和表嫂关一块儿。

看秀秀被拉出去了,我这心里也有些担心,连忙问表嫂,“嫂子,你不是说要有人闹秀秀,你第一个不同意吗?怎么看着她被拉走了啊。”

表嫂横了我一眼,“客套话你也信,结婚不闹得热闹点,那我这婚不是白结了吗?再说了,你以为她有多干净啊,在学校里面的时候,男朋友那是一个接一个换,不用担心她!”

我给表嫂的话听懵了,要知道前些天,我和秀秀聊天的时候,她还说自己最好的朋友就是我表嫂了,没想到这时候我表姐居然说出这样的话。

我就有些急了,我是知道我们这习俗的,闹洞房的时候,别说是伴娘了,有时候闹大了,新娘被威胁都很正常,所以就有些想出去看看。

结果我刚走一步,就被表嫂拉住了,“闹洞房的时候,伴郎是不能走出新房的,不然不吉利。”

这是我们这的习俗,闹洞房的时候,伴娘和新郎一屋,新娘和伴郎一屋,本来是分开来闹的,结果我表嫂说自己怀孕了,人全跑隔壁去了,加起来都快二十人了。

就在我犹豫要不要出去的时候,表哥从隔壁房间里面跑出来了,跑出来的时候,特狼狈,身上都被脱得只剩下内裤了。

结果我表哥刚跑出来,房间里面就传出来一道惨叫声。

“妈的,这群小兔崽子真会闹,不行,秀秀还在里面,我得去把她拉出来,人远道而来,总不能让她被人侮辱了。”

表哥说着就又想往回冲,但被我表嫂给拉住了,“慌啥啊,那都是你朋友,能闹多大,最多被摸两下了不得了,咱们结婚,总不能给来宾脸色看吧!”

我表哥还想往里面走,结果我嫂子脸色就下来了,“早觉得你上学那会儿就老瞄着秀秀看,你是不是喜欢人家!”

这时候我哪里还不知道表嫂的想法,她找秀秀来,就是想看秀秀被闹的,这就是个贱人,也不知道我表哥眼睛咋瞎的,居然找的这种女人当老婆!

被表嫂这么一说,表哥也不好意思过去了,这时候隔壁房间里面传出来大哭声,我慌了,该不会真出事了吧!

我赶紧跑过去,我表嫂还想拉我,我都已经知道她目的了,这时候看到她就觉得恶心,直接把她给甩开了,用力大了点,直接把她给甩地上去了。

跑出去后,隔壁秀秀的哭声都已经没了,我急坏了,推了两下门,没推开,看了下四周,正好厨房那边放着把大铁锤,我跑过去拿着铁锤对着门咣咣咣的就开始砸了。

因为声音有点大,门里面的人也没啥动静了,等我把门砸开后,里面的人一脸心虚的出来,带头的几个还推了我一下,说我干嘛呢,摆脸色看啊。

然后我姐夫过来道歉,好说歹说,人才全散了,这时候我才看到屋里面的情况,秀秀身上穿的礼服早被撕光了,内衣,丝袜,内裤都被人给扒了丢一边,白嫩的胸也被人淤青都捏出来了,见人都走光了,秀秀这才踉踉跄跄,满眼空洞的站起来,站都站不稳,我这才发现她白嫩的大腿上居然挂着一条鲜红的血迹,而且大腿深处,还往外流着白色粘稠液体。

我哪里还不明白发生了什么,沮丧的大叫了一声,连忙脱了外套上去裹她身上,这会儿她才好像回过神来,大声的在那哭。

这会儿我表哥和表嫂也道完歉进来了,表哥看到这一幕,也懵了,没想到这闹个洞房,既然把秀秀的第一次都给闹没了,这回可真没法做人了!

就在我想着怎么安慰秀秀的时候,我表嫂就不乐意了,给秀秀来了一句,“今天我结婚好不好,你这大哭大闹的,跟奔丧似得,这点事情都做不好,早知道不叫你来了!”

我本来就憋得一肚子火,被我表嫂这么一说,也有些恼了,不管什么亲戚不亲戚了,上去一巴掌过去,“你他妈的长没长眼睛啊,这时候还说风凉话,也不知道我哥咋看上你的!就你这种贱货,倒贴给老子上老子都不要!”

表嫂就在那边哭边骂,而秀秀也不哭了,默默的起来回房间去了,我想上去安慰安慰,被我哥拉住,说这时候让她一个人冷静冷静吧。

婚礼就这么不欢而散了,我和表哥也得去处理接下来的事情了。

处理事情的时候,我脑子里面乱糟糟的,没想到时期居然会闹到这种地步,一边处理,一边琢磨着回头怎么去安慰秀秀好,实在不行,到时候我就和她说嫁给我得了,反正我也没啥处女情结,不然她这不是完璧之躯,回头多不好嫁人啊。

我脑子里面一直在胡思乱想,想着对秀秀负责完后,一定要对她好,不会嫌弃她,整理完事情都晚上六七点了,马上要吃晚饭了,婶子就去楼上打算叫秀秀下来吃饭,结果刚上楼打开房间,她就被吓得大叫起来。

我跟表哥连忙朝着楼上跑,等跑到秀秀房间的时候,我也不由得被吓得瞳孔一缩。

秀秀自杀了!

穿着换洗的那件红色的伴娘服,安静的坐在房间的沙发上,用房间里面裹着红布的剪刀死死的卡进了自己的喉咙里面,鲜血从喉咙里面流出来,满地都是。

死了明显是有段时间了,流出来的血都有些发黑了,我因为害怕,身体变得冰冷冰冷的,手脚不停的发抖。

不是怕事儿,也不是怕尸体。

而是秀秀那双到死都睁着的眼睛!

那是一种怎么样的眼睛,我不知道如何用文字去形容,因为那太震撼人心了,一直到现在,我都没法子忘记那种眼神。

在那双眼眸中,我看到了无尽的怨恨!

死了人这可是大事儿,尤其这事儿还发生在我表哥婚礼上,当时就炸了锅,本来还在那不停埋怨秀秀的表嫂这会儿也被彻底吓傻了,没想到事情给闹得这么大。

不知道为什么,看到秀秀的尸体后,我心里的愧疚和愤怒也开始弥漫开来,看到表嫂来了,上去直接按住她,红着眼睛开口大吼,“你不是说要保护她的吗?你保护到哪里去了?”

“我也不想这样啊,我不知道她会这么脆弱啊……”表嫂被我一吼,也没之前那副刁蛮劲儿了。

这时候婶婶上来把我拉开,“你骂她有啥用啊,现在当务之急是怎么解决这件事情。”

我心里虽然懊恼,但也知道婶婶说的是正确的,这时候应该先解决秀秀的死,这可不是死头畜生,而是一个活生生的人啊,搞不好我们这些人都要完蛋。

都说人多主意多,很快,婶婶就打电话把村子里主事的人都给叫过来了,我们这村子不大,也就三四十户人家,全是同姓的,都带点儿血缘关系在里面,所以也没有啥避嫌不避嫌的。

等人到齐了,一群人商量了一下,决定把这事情给隐瞒下来,要知道那些闹洞房的人大多都是我们村的一些年轻人,有些还是老一辈的,真把事情捅出来,那大家可都吃不了兜着走了。

我心里虽然不乐意,但我也是村子里的人,总不可能把自己的亲戚都往火坑里面推吧,也就没反对,坐那红着眼睛,脑子里一片迷茫。

事情最后确定了,村子里的人打算把秀秀的尸体给处理一下,弄到山上去找个地儿埋了,等过两天,再报警,说秀秀一个人进山里,没出来,让警察进去找,到时候全村人统一一下口径,警察那边估计就按失踪人口来处理了,到时候秀秀家人来,也好处理!

要知道,我们这村四面环山,茫茫大山中想找到个人,根本不可能!

第二天,我们村技术最好的几个猎人扛着秀秀的尸体就上山了,不知道为什么,看着他们那群人进山,我这心里感觉毛毛的,总觉得事情不会这么简单就结束的,那之后的几天也都睡不好,睡过去的时候,总会梦到秀秀指问我为什么不救她?为什么不让那些害她的人得到应有的报应!

以至于那两天我总疑神疑鬼的,总觉得大山深处有一双冰冷的眼睛盯着我瞧。

后来警察来了,确实也如同我们预料的一样,匆匆上山找了一下,就直接按照失踪人口来处理了。

也不知道是不是心里有愧,本来那些年轻人参加完婚礼,都要出去打工的,那几天这些人居然都呆在家里没出来。

又过了几天,秀秀家人来了,来的是她妈和她弟弟,她妈妈是那种挺知书达理的人,了解了一下情况后,也没过多的责怪我表哥家人,虽然很伤心,但还是一直不停的对我婶婶道歉,说自己女儿不懂事,居然在我表哥结婚这会儿闹出这种不吉利的事情来。

看到秀秀她妈不停道歉的样子,我真的很想上去告诉她事情的真相。

应该道歉的不是你,而是他们这些猪狗不如的家伙!

但我不行,我是这村子的人,我生在这村子,就不能把自己的亲戚往火坑里推,没有人知道我在那几天我是怎么过来的。

也不知道是不是巧合,在秀秀她妈走后的第二天,正好是秀秀的头七,因为秀秀是含冤而死,而且死的时候还穿着红色的衣服,我婶婶就有点儿害怕,怕秀秀的鬼魂在头七这天会回来报仇,就让我去镇里找个道士过来给秀秀超度一下,求个心安。

我正好也在村里呆的有点儿闷,就答应了。

经过这么几天冷静,我其实也已经想通了,人死不能复生,相对于秀秀,村子里其他人的关系肯定要跟我近一点的,毕竟我对秀秀,其实就那么一点儿情愫,说是暗恋也差不多。

我又不是什么圣人,根本做不到大义灭亲,与其这么内疚下去,不如接受事实。

说来也奇怪,也不知道是不是我的错觉,出村后,我发现之前那双从大山深处传来的注视感消失了,身体一下子就轻松了许多,但又觉得太空了,感觉自己身体里好像少了些什么,说不大清楚。

到了镇里,我问了一些老人,镇里有没有做法事的道士,没想到还真被我给打听到个,就住在隔壁铁炉屯,很好找的,那村里没多少人,进去打听下准能找到。

得到消息后,我就赶紧往铁炉屯走去,这铁炉屯我小时候还去玩过,里面没几户人家,密密麻麻的全是坟墓,阴森的很,即使是大白天的进去,都觉得毛骨悚然的。

说实话,我心里是不大信这些的,毕竟我也算是受过高等教育的人,不过请个道士来,起码能让我心安一点,怎么说做法事也是超度秀秀,又不是干啥。

结果还没等我走进去几步,突然就被人给从身后拉住了,拉住我的是个戴着墨镜的男子,他一把拉着我,一脸疑虑慎重的表情:“小伙子,你最近是不是睡不好?而且,你身上有血气,最近你身边肯定死了人,那个人对你来说还挺重要!”

本来被人突然拉住,我还有点恼火来着,结果被那男子这么一说,我当时就愣了,身上冷汗也都冒出来了,因为他说的是真的,这两天因为老梦到秀秀的缘故,我还真没睡好,而且他居然还能算到秀秀死了,这也太准了吧。

见我没说话了,男子也没多说什么,“这事情很是凶险啊,相逢就是有缘,看你的样子,想来也是想找人处理这事,我正好懂点这个,你带我去你家看看,看有没有什么可以帮到你的。”

这时候,我的心里也害怕了,说实话,我到现在还对秀秀死时那双怨恨的眼眸感觉后怕,而且这两天,总觉的有什么东西在山林里盯着我看,之前以为是幻觉,现在好像还真不是这么回事啊!

我这心里也七上八下了,连忙对那男子说,“先生既然懂这个,那有解决的办法吗?”

“你把事情的前因后果和我说说,我再去现场看看吧。”男子说了句。

我差点就想把整件事倒豆子似得都倒出来了,不过还是留了个神,没说秀秀的死因,只说了前些天我们村有个人死了,自杀的,死的时候穿红衣服。

也看出来了我不大想说,也就没多问,我在路上也和他闲扯其他,生怕他再提起来这事儿,很快我就从这男子的嘴里知道他姓赵。

一路过来,赵先生的脸色也越来越不好看起来,等到了我们村口,他脸青的和柏油路似得,我就问他咋了,他摇了摇头,没说话,让我带他去人自杀的地方。

把赵先生带回婶婶家后,和婶婶交代了一下,婶婶也被吓唬住了,就差跪下来让赵先生救命了。

表嫂这会儿也来了,这几天她倒是恢复了不少,又恢复了以前那种刁蛮的泼妇样儿,时不时的在那儿埋怨秀秀心理承受能力差,害的现在生活都不安宁。

到了秀秀自杀那个房间后,赵先生深吸了一口气,脸色一下子就白了,后退了好几步,婶婶见状连忙问咋回事,还有救没。

赵先生没说话,只让我婶婶拿根白蜡烛来,等婶婶把蜡烛拿过来后,他把蜡烛给点了,说来也怪,这房间是锁着的,根本没风,但蜡烛一点,那高高燃起的火焰就好像是被风吹了似得,呼呼朝房间里面钻。

我见邪乎,拿出打火机点了下,打火机燃起来的火又很正常,当时也被这奇怪的一幕给吓坏了。

但赵先生却显然比我们吓得更严重,他跪下来,对着房间拼命的磕了几个头,额头都磕破了,说了句打扰后起身就往外面跑!

我连忙上去拉住要跑的赵先生,刚想问怎么回事呢,就被赵先生给甩开了,“滚,你们要死别拉着我一块死!”

说着,赵先生就和逃命似得往门外跑!

……

赞助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