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公众平台 > 角落 > 正文

替父还债甘愿被恶少玩弄,回家还要忍痛满足男友……

2016-11-24 11:13 女人的私密

一间灯光昏暗的豪华包厢里。

一道黑影走了进来,看着那床上的女人,男人那冷俊的脸庞上面微微透露出了一份淡淡的笑。

“不错……”男人一双黑暗犹如地狱窖洞的眼底飘浮着一丝轻狂和放肆。很快,便俯下身去,一手轻轻地抚在女人的脸上,缓慢地抚摸着她脸颊上面的每一道纹路,感受着那晶莹光滑的皮肤所带过来的指尖如绸缎般的光滑触感。

最终从她的脸上抚到了她的鼻翼,再到了额头,吻带着一阵飘渺感,轻轻一带,直接落在了嘴角边,轻抚着她那花瓣一样的唇,很轻轻的深入进去……

触碰到她的那一份贝齿,挑动着他的某一份敏感的神经。

就算是做,他也不喜欢就单刀直入。虽然她是睡着的,但是也不妨碍他的情绪,因为,能够把一个在昏迷中的人渐渐挑逗起欲望来,可是一件很有意思的事情。

所以,他可以不慌不忙,而且时间对他来说真的是太充裕了。

男人绯薄的唇边挑的一份如雅兰般的淡笑,带着一份矜傲的邪魅,低下头来,轻轻的伸出长舌舔着她花瓣一样的唇。

一阵香味沁人心肺,直接就从那口间融入到了腹部,更让火势在一瞬间腾升了一截!

一只大手也情不自禁地从她的脸上顺着优雅的下颚曲线直接就滑到了她的脖子上,一手轻轻的爱抚着她那脖子上面的晶莹雪白的皮肤,一点一点的滑下。

在触碰到了晚礼服的一根细细的蝴蝶结的透明肩带时,徘徊了两下后就果断直接就滑移了进去……

秦云霏在昏迷中难受地蹙起了眉头,在这样一份突然入侵下,更似乎有些难以抵挡……

“呃呜……”秦云霏忍不住再一次呻吟了一声,这会儿,整个人都感觉到非常的不舒服。像有什么东西入侵到了自己的嘴角里,然后把自己的嘴角越填越满。

这……这是怎么了……

呼吸都有些难受的困难起来,忍不住微微的侧过了头,但是那东西却像是根本都不放过她,更随之也快速的填充过来。

更可怕的是,胸口间就像是一股巨浪一样的滚过来,让她整个人都承受不住这一股浪的侵袭,她像是落在了水里去了,不停地在水中扑腾。

那一阵阵浪更是挤在胸口,也越来越有一些难受。

“呃……呃……”一时间,秦云霏不住的发出了一阵阵的呻吟声,这声音的节奏也越来越有一些强烈,带着一份蛊惑人心的气息,将这一片豪华包厢的空间的,空气都给氲氤了起来。

男人的吻变得有些疯狂,喘息也有些急促,并再也不满足于她的口腔,速度的移到了她的脸庞,吻过了她脸上的任何位置,直接更是顺着她的那光滑优美的脖颈曲线,滑移到了她的雪白的脖子上,并在那里辗转的缠绵不已。

当晚礼服褪到了女人的腰际时,那上身大片的雪白露在了他的视线里。

男人的唇角优雅挑了起来,因为这一件晚礼服是本身是带着胸垫的,所以她里面并没有穿胸衣,这样,所有的一切都是一览无遗……

而之后,就是很恐怖的时候了,因为大鲨鱼也已经,渐渐的要把她给吞吃入腹了……

不知过了多久,男人站起身来,莫无表情地穿起衣服。

整齐的领口,镶钻的袖口,干净的白衬衣的颜色,整个都与这片屋子的某地方形成了鲜明的对比。

男人带着满足微笑地看了她一眼,她似乎晕过去了。

“生日快乐……秦……云霏?”男人绯薄诱惑的唇角轻笑了下,带着目空一切的蔑视。一双犀利的黑瞳孔里飘忽出一缕阴谋的味道,那层黑仿佛可以吞噬一切。极其俊美的轮廓更带着丝近乎妖孽般的轻狂与放肆。

他没有再多停留一分一秒,很快套上笔挺的黑色西装,拉开了包房的门,走了出去,消逝在这片环境里。

不知过了多久,“砰”地。

一阵剧烈的开门声音划破了这片空气。接着就是一阵乱七八糟的嘈杂声音。

蜂涌而至的记者看到这一幕时更是嗅到了上头条的节奏。立即闪光灯像星光一样闪烁在这片昏暗的包房里。

吵,好吵……

秦云霏拧死了眉头,被迫苏醒过来的时候,直接就被闪光灯给晃了眼睛,她下意识地用左手挡住了自己的面庞。

忽而,都还没待秦云霏有更多的反映,一阵震耳欲聋的霸气声音炸响在这屋子里,“秦云霏,你真对得起我啊!!”

秦云霏看清眼前男人的一张愤怒的俊脸时,整个脑子都空白起来,“嘉俊……”但是刚喊一声,她突然意识到,被褥下自己未着寸缕,身体的痛楚,她……失身了……

秦云霏用被子将身体裹得更紧,也不知道是不是被闪光灯晃痛了眼睛,眼泪突然无声无息滑落。

李嘉俊冷酷如冰刀的俊脸上全是凛冽的寒光,昔日的那般似水柔情都几乎全部结成了冰,从他那立体俊削的脸庞上再也看不到了。有的只是那无比的愤怒与绝情!

一道冰冷的强大气场笼罩在这片包厢里,让空气都冻得丝丝凝固了起来。

闪光灯再次打在秦云霏狼狈无比的脸上,她的心更是像是被万箭穿透了,这究竟是怎么回事?

“我……嘉俊,你相信我,我……”秦云霏苍白的唇,微微颤抖。却不知该如何解释。

“没有?哼!”李嘉俊冷笑了声,目光越加地冰凉,望着她,一字一句斩钉截铁地说道,“像你这样不知脸耻的女人真不值得我这样待你!秦云霏,我要跟你解除婚约!!”

解除婚约?!秦云霏脑子被震得嗡嗡一响。“不,嘉俊…………”

赞助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