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公众平台 > 角落 留学生,李洋洁,李洋 > 正文

中国留学生李洋洁在德遇害始末

2017-08-07 20:45 关键词:留学生,李洋洁,李洋

转机出现在2017年1月15日,那是李洋洁案第十次开庭。

在那次开庭中,女嫌疑人打破僵局,开口宣读了一份对男嫌疑犯非常不利,但是有可能让自己洗脱谋杀嫌疑的“自白书”,里面提到很多案件细节,作出了“部分招供”。

李洋洁,德国安哈尔特应用技术大学留学生。2016年5月12日凌晨遇害。受访者供图

文|新京报记者罗芊编辑|苏晓明

校对|郭利琴

本文约4286字,阅读全文约需8分

李洋洁留下了一张超市小票,时间是2016年5月11日晚上7点36分,她买了有机豆腐、香蕉和苹果。

到家后,这个从河南焦作来德国安哈尔特应用技术大学读研的女孩把背包搁在一边,换上运动服后出门跑步。

两天后,她的遗体在家附近的灌木丛里被发现,据法医鉴定,她被强奸、殴打,“饱受煎熬地死去”。

此后一年多时间里,李洋洁案经过37次开庭审理,结案陈词显示,一名德国女性谎称需要人帮忙搬箱子,将跑步归来的李洋洁诱骗入住宅中,给男友虐待、强奸被害人制造机会。

2017年8月4日,德绍地方法院宣判,男被告人塞巴斯蒂安因强奸罪、谋杀罪等罪名被判处终身监禁,不得提前释放。女被告人克塞尼娅因恶劣性强迫罪等罪名被判处5年半徒刑,两被告人向遇害者家属赔偿6万欧元精神损失费。

对于女被告获刑5年半,李洋洁的父母认为量刑过轻,已决定提起上诉。

他们曾公布一封公开信,悼念唯一的孩子,里面写着:一直以来,我们都深信德国是一个安全的国家,人民是那么友善,天空是那么蓝,可能就是这样,让你放松了警惕,也让我们不再提醒你注意安全。

犯罪嫌疑人塞巴斯蒂安(右)和克塞尼娅。图片来自网络

虚假求助

2016年5月11日,一个暖和的星期三,德国东部小城德绍一如既往的安静。

和李洋洁住同一栋楼的陈辰记得,她们住的地方非常安全,家附近有很大片的树林,和李洋洁一样,她经常清晨和傍晚去跑步,“从来不觉得危险”。

傍晚7点多,德绍天还大亮,好友周丽红在超市遇见了李洋洁。李洋洁买了有机豆腐、香蕉和苹果,并称“买完东西就去跑步”。

晚上9点33分,在距离自己家门口只有15米左右的地方,跑步回来的李洋洁遇到了一位年纪相仿的德国女性——克塞尼娅。

眼前这位异国女性有着一张娃娃脸,她神情急切,发出求助,“能不能去我家帮我搬一只箱子?”

隔壁古董店监控摄像头记录了以下画面:李洋洁穿着黑色的跑步鞋准备回家,被克塞尼娅叫住,对话75秒后,跟随对方走进公寓。

根据庭审信息,一进门,这个只有一米六左右的中国女孩就被躲在门后的德国男人塞巴斯蒂安捂住了嘴巴。对方身高一米八五、肌肉发达,李洋洁无法挣脱。

9点41分,她的手机被关机,塞巴斯蒂安开始施暴。

他抓住李洋洁,指使女友将这位26岁女孩的衣服脱下,按在桌上,试图实施强暴,遭到激烈反抗。他们还试图用早已准备好的绳索捆住李洋洁的脚,也没有得逞。

在男友的指使下,克塞尼娅还用谷歌翻译软件询问李洋洁,“是否有性病”。

李洋洁没有回答,一直在呼救。塞巴斯蒂安告诉女友,他不会杀害李洋洁。克塞尼娅的律师在法庭上为其辩护称,克塞尼娅相信了男友说法,就上楼洗澡了,“当时李洋洁还未受到严重伤害”。但当她下楼时,男友告诉她,“把人弄死了”,并让其帮忙处理尸体。

听力测定专家测试结果表明,李洋洁的呼救声,整间屋子都能听见。

辩护律师还称,克塞尼娅幼年曾遭继父多次性侵犯,在男女关系上有严重的自卑感,不惜伤害他人来取悦男友。

案发现场周围,警方拉上警戒线。

“像垃圾一样处理掉”

对塞巴斯蒂安而言,这是一场蓄谋已久的行动。

庭审信息显示,早在一个月前,他就在手机上搜索“重口性行为”、“暴力强奸”和“亚洲女性”等关键词,他还搜索过“如何将女性绑起来”和“如何将女性打至失去知觉”等问题。

他的电脑里有大量色情内容和多份合同,合同规定了与女友克塞尼娅性生活的一些细则,比如要通过口交和肛交互相满足对方,如果毁约就要受到惩罚等等。

早在诱骗李洋洁前几天,他便提出想要再找一个人,三人一起发生性关系,并且要求女友也去找,如果找不到,就要惩罚她。

李洋洁,成了他们的猎物。

在那个黑色的夜晚,没有人知道李洋洁遭受了多少非人的对待。

法医的检查报告显示,被害人头部、脖子、生殖器官等部位都留下被施暴的痕迹,有些伤痕长达14厘米。死因是由于脂肪油流入肺,堵塞通向心脏的血管,最终导致心跳停止。

法医得出结论,“李洋洁在临死之前承受着长时间的、令人无法想象的煎熬和折磨。”她被强奸、殴打,死于凌晨2点24分。

那天晚上,塞巴斯蒂安手机上搜索的内容变了,他不再搜索暴力强奸,而是搜索如何为谋杀善后,比如,警犬能在多久之后找到失踪人员?尸体什么时候开始变硬?尸体什么时候开始腐烂?谋杀案多久以后失效?这些搜索痕迹,全都被立刻清空。

为了测试被害人是否完全死亡,他还把被害人的头按到水池里。之后,从地下室找了一个120升容量的垃圾桶,准备转移尸体,“像垃圾一样处理掉”。

在这个垃圾桶里,留有被害人沉积物显影,这证明了,在杀死李洋洁后,嫌疑人曾用这个垃圾桶装过尸体。

5月12日凌晨,李洋洁停止了呼吸。

庭审现场,犯罪嫌疑人始终用书本遮脸。图片来自网络。

“忽然觉得到处都有危险”

5月12日早上,在同一学校读书的好友周丽红给她发微信,“快过来吃早餐”,没人回复。

赞助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