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公众平台 > 角落 > 正文

死有葬身之地

2017-08-07 18:26 故事会

死有葬身之地

金十三

恶贯满盈

郑冲是个孤儿,从小由乡亲们一起养大,他长大后为人老实、善良,村里人提起他,都是赞不绝口。

这天,郑冲急火火地来到村长三爷家,一进屋就嚷嚷道:“三爷,怎、怎么办?县政府要开发五龙山了!”

三爷看到他那着急的样子,笑了:“要开发的是五龙山,跟咱郑家洼一个城东一个城西,你急个啥?”

郑冲说:“我爹的坟咋办啊?”

这下三爷明白了。原来,郑冲的爹叫郑冰岩,一直好吃懒做,坑蒙拐骗,曾因一件小事,把几个长辈都打了。后来,他到城里去混,竟然绑架了当时县城首富的儿子,收到赎款还撕了票,被法院判处了死刑。当时执行死刑的地点就在五龙山脚下,郑家的族人没脸去收尸,县民政局就将他埋葬在五龙山。

三爷示意郑冲坐下,问:“你想给你爹移坟,是吧?”见郑冲点头,三爷建议说:“你给他移到县里的公墓不就得了。”

“我问过了,收费太高,我负担不起。”郑冲商量着说,“三爷,我爹死前还是郑家洼的户口,按规定可以有一块坟地,你看……”

三爷考虑良久,同意他移坟进村。三爷还嘱咐郑冲,挖地垒坟要在晚上进行,免得被人看到。

当天晚上,郑冲就带着几个人,先是去五龙山收拾了他爹的骨灰,又回到郑家洼后山,待到夜深人静,开始挖地。正在挖呢,不料山上的火光被村民看见了,于是立即报告了老太爷。

这老太爷,地位相当于“族长”,他的一条左腿,当年还是被郑冰岩给打残的。老太爷派人叫来三爷和郑冲,把他们骂了个狗血淋头。

骂完他们,老太爷又把郑冲死去的爹骂了一通,郑冲听不下去了,说:“臭虫也有二钱肉,我爹是坏,可我不信他没做过一件好事……”

老太爷冷笑一声,说:“你爹死的时候你还小,不知道你爹是如何的恶贯满盈。那好,我就给你一个月的时间,你只要找出你爹做的一件善事,我就允许你给他移坟进村。”

郑冲答应了,他寻思道,爹就是再坏,也必定有些怜悯之心,就算见到小孩摔倒后抱起来,也是善事嘛!于是,郑冲忙乎起来,先是挨家挨户去问村里的人,又跑到城里打听,可大家众口一词:郑冰岩就是个地痞,没做过一件善事!

没办法,郑冲就写了个启事,标明:若是有人知道郑冰岩生前做的好事,自己愿意奉上两千块酬劳。然后,他复印了几百份,趁着夜色,到城里四下给贴上了……

希望破灭

启事贴出去没几天,真有人找上门来。来人自称姓颜,是郑冰岩曾经的铁哥们。姓颜的说:“岩哥人很好的,就说他对我们这些兄弟吧,那是肝胆相照、义薄云天,有好多次,他都奋不顾身,救了我们的命……”

郑冲心中欢喜不已,说:“好,你跟我去老太爷那儿,和他这么说。”姓颜的有些犹豫,但还是去了。

正巧那会儿,老太爷的一个学生来看望他,那学生姓吴,曾经做过警察。老吴听到姓颜的这么一说,他皱起了眉头:“你姓颜?你的绰号是不是叫山核桃?”

“你怎么知道的?”

“哼,当年郑冰岩撕票之后躲进了大青山,有个叫山核桃的人报警说,郑冰岩想独吞赎款,还拿刀想杀他。既然郑冰岩不仁,也就别怪他山核桃不义,于是他带着警方抓住了郑冰岩。是不是这样,山核桃?”

“我、我……”姓颜的吞吞吐吐起来,趁人不注意,拔腿跑了。郑冲很失望:原来是来骗钱的。

老太爷叹了口气,说:“郑冲,现在你相信我了吧?”

“我—”郑冲不知该怎么回答,他没想到自己的爹竟然如此之坏,不孝、不仁、不义,完全就是一本反面教材。老太爷和村民们不愿意让他移坟进村,看来确是有道理的。

第二天,郑冲收拾了行李,带着他爹的骨灰准备出村。老太爷和大伙儿看到了,就问他去哪儿。郑冲给大伙儿磕了三个响头,眼泪汪汪地说:“我代我爹给乡亲们赔罪……虽然他坏,可他还是我爹。他不能入土为安,死无葬身之地,我就背着他一起闯江湖,走哪儿算哪儿。”

大伙儿一听,心都软了,郑冲是郑家后辈里面最听话的,大伙儿都喜欢他,现在他要走,大伙儿真有点舍不得。可老太爷铁石心肠,面无表情,大伙儿也不敢挽留郑冲……

陈年往事

郑冲拿着行李向村外走去,走到水库口,猛然想起住在水库半山腰的魏大爷。魏大爷是五保户,无儿无女,因为不是姓郑的,在村里也没什么话语权,所以,早早就自告奋勇来看水库,这一看,就是三十多年。平时,郑冲隔三差五就来魏大爷家,帮他挑水犁地。如今自己这一走,不知什么时候再回来,魏大爷吃水怎么办呢?唉,临走之前,就给他挑满最后一缸水吧。想到这里,郑冲就来到魏大爷家。魏大爷正好不在,郑冲挑起水桶,来到山下的水库挑水。

刚注满水缸,魏大爷回来了,他看到郑冲拿着行李,问怎么回事,郑冲就如实说了。魏大爷听后,说:“你先别走,跟我回村,我有一件事想问清楚。”于是,他俩回到村里。

此刻,大伙儿因为郑冲走了,心里正难过着呢,还没有散去,看到郑冲回来,就是老太爷也不禁欢喜起来。魏大爷走到老太爷面前,说:“我想问件事,你知道以前管咱村水利维修的刘乡长的电话吗?”

“他已经退休了,你问他干吗?”

“我有点事想向他打听。”

老太爷一头雾水,便让村长三爷去查,很快就找到了。魏大爷让郑冲拨电话,电话很快接通,魏大爷就问:“刘乡长,你还记得郑冰岩吗?二十六年前,郑家洼维修水库之前,他找过你吗?”

刘乡长略略沉默了片刻,说:“我还记得,他来找我要拨款,我说这事儿书记做主,他便去找书记。听说书记不理他,他就摆出一副‘我是流氓我怕谁’的架势,像狗皮膏药似的粘着书记……”

老太爷和村民们听完电话,一时发呆:想不到还有这事?魏大爷见大家疑惑,就细细地说了起来—

石破天惊

郑冰岩那时候爱到水库里洗澡,水库不仅用来灌溉,还是村民们的饮用水,是没人敢去洗澡的,可郑冰岩天皇老子都不怕,天天去。

有一次,郑冰岩去洗澡,心情还可以,看到魏大爷,他就嚷嚷:“老东西,平日里你叨叨咕咕地不让我洗,今天怎么不说话了?”

魏大爷瞪了他一眼,说:“你就赶紧洗吧,再过几天就没得洗了。”

赞助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