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笑话 这一招 > 正文

天资绝色的女总裁冷艳霸道,学会这一招三天征服她!

2016-11-30 19:46 内涵段子 关键词:这一招

“多少人曾爱慕你年轻时的容颜,可知谁愿承受岁月无情的变迁,多少人曾在你身边中来了又还,可知一生有你我都陪在你身边……”

耳边环绕着淡淡悲凉的旋律,我又想起当年大学时候那种意气风发和青春活力。毕业已经三年,在这个城市摸滚打爬,生活早就磨平当初的菱角,少一分锋芒但多了一份淡然。

看看时间已经下午三点多了,我拿起茶几上的车钥匙出了门。

本来我的生活是很安静的,但昨晚一通电话打破了现有的安宁也让我突生很多想法。时隔三年,大学毕业后大家都各奔东西,互相之间基本上已经断了联系,早已物是人非。

今晚有个大学同学聚会,我本不打算是去的。然而,有美人相邀,又想到或许那几个人会出现,我寻思再三觉得还是去看看为好。

把车子停在百货大楼附近,我在街边等候,和赵梦芸约定在路口碰头,作为男士我自然要早到一会儿。不多时一辆奥迪Q7带着一股风尘冲了过来,赵梦芸打开车门,伸出大长腿。她还是那么漂亮,一头栗色的短发显得很干练,大眼睛小琼鼻,面色白皙的如同牛奶中洗出来的一样。

岁月似乎并没有在她脸上留下印痕,反而让她增添一份成熟的魅力。

她套着长长的黑丝,上面是黑色的短裙,包裹着浑圆的美臀,黑丝与短裙之间露出一片雪白的肌.肤;上身则是一件白色的衬衫,虽然简单,但看面料,这一身装扮也不会便宜。

“嗯哼,还有专车接送呢。”我调侃道。

赵梦芸白了我一眼,对着奥迪扬了扬下巴:“是梁勇接我的。”

这时候,奥迪已经稳稳的停在路边,光亮的车身似乎是在宣扬主人的气派。梁勇从车上下来潇洒的将车门推上,笑道:“方大帅哥,好久不见!”

我淡淡的笑了笑,对梁勇我有些不感冒。大学期间他是班长,但却没少在我这儿落了面子,另外因为那件事……我和他之间有些不对头!

“好久不见!”

虽然对他不感冒但是同学关系,我还是笑着回应。梁勇看了看周围,笑问:“方大帅哥在哪混呢?当初大学时候你就是学生会主.席,现在怎么说也是公司管理高层了吧!”

“额……没有没有,我现在在家写写小说!”

我有些脸红,说实在的,从那个地方回来我并没有工作。连文凭都丢了,也没有手艺哪个公司会要我?于是就捡起了大学时候的写小说的旧业在网上写写小说过日子。

直到半个月前……

“写小说?”梁勇眯着眼睛打量着我,他的眼神让我很不舒服,但碍于同学关系,又是很久没有见面我一直笑脸相迎。

一旁的赵梦芸也很惊讶,似乎不敢相信大学时代意气风发的我竟然没有工作在家写小说。

“凭你的实力,写小说也应该已经成就大神了吧?”梁勇继续问着,似乎要将我查的清清楚楚。我淡漠的回应道:“只是底层小写手,勉强弄个温饱而已,不值一提!”

“怎么?打车来的?”

梁勇突然话锋一转,带着刺儿让我微微一皱眉,旋即恍然,社会是现实的,人与人之间更加现实。能够开的上奥迪Q7,梁勇混的应该是不错的,自然有些看不起我这个无业游民。况且,我和梁勇之间本来就不对付,有这个机会羞辱我,梁勇怎会放过!

我也不生气,一笑了之。这三年经历了那些事,在那个地方生活了三年,当初的锋芒和幼稚早已被消磨,对于这种刺儿我也懒得理会。

气氛顿时有些尴尬,赵梦芸是个聪明的女子,我和梁勇之间的矛盾也不是什么秘密,于是短暂沉默后,她转移话题说:“对了,小雅怎么没跟你来?”

小雅!

我脑海瞬间就浮现一抹俏丽的身影,旋即又暗淡下去,苦笑道:“毕业后,我们就分手了!”

“分手了?怎么可能!”赵梦芸一脸惊讶:“你们郎才女貌的,多般配啊,怎么会分手!”

我只有摇头苦笑,当初在校园里,我和小雅的确是被人羡慕。她是女神校花,美丽的不可方物,很多男人对她趋之若鹜的追求但都落败而逃,梁勇自然也不例外,可最终却被我抱得美人归……

“啧啧,看看这身打扮,一副穷酸样!一个小写手,连座驾都没有,小雅跟你才怪!”梁勇冷笑着说,眼里闪烁着一丝不屑和快慰,随后他拉了拉赵梦芸的手道:“走吧,大伙儿想必都在等着呢!”

待到赵梦芸坐上副驾驶,梁勇立马打起了火,似乎并没有让我上车的意思。

“诶,等等,方寒还没有上来呢!”赵梦芸看梁勇就要开车立即提醒。

“哦?真是不好意思,我答应了几个同学接他们的,就在前面。总不能先见到方寒就载上他吧,这样我岂不是言而无信!”

梁勇怪里怪气的说,带着嘲讽和不屑。曾经在大学校园里,这家伙的光芒被我掩盖,连女神都被我抢走,心里对我的积怨可是挺大的。当初没实力打我脸,现在觉得我混的不咋地,立马开始还击也是情理之中。

我一直很淡然,对梁勇的讽刺我压根就没有往心里去。赵梦芸说我不知道聚会地点,要下车带我过去。梁勇却阻拦说:“梦芸,我可不敢让你这个大美女打车过去,那样大伙儿的口水会淹死我的!再说了,今天是周五,这个点又是下班的高峰期,能不能打上车还是个未知数呢,路上还非常堵!”

“可是……”

我看赵梦芸为难的样子,摆摆手笑道:“你先去吧,到时候把地点发给我,我很快就赶过去!”

赵梦芸打量了我一眼,随后点点头。车窗关上,奥迪就像是一匹脱缰的野马飞驰而去,离开的时候我仿佛听见梁勇鄙夷的冷笑:哼,装什么装,现在打到车才怪,一个人干瞪眼去吧!

我心里有些落寞,并不是因为梁勇的挤兑,而是刚才赵梦芸打量我的眼神带着一丝异样的情绪。或许这就是现实,经过三年社会的打磨,每个人的追求和心态都会变得不同。

大学时代纯真早已过去,在这个物欲横流的世界,重要的是什么已经不言而喻。

暗叹一声,我走到停车位,上了车绝尘而去,身后则留下一阵阵惊叹和艳羡:“哇喔,那是保时捷911。”

“最新款跑车,少说也要一百多万吧!”

赞助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