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笑话 外星人,人 > 正文

捉住一只突如其来的外星人

2016-11-15 22:46 凯常家的鹅 关键词:外星人,人

我从地里抠出一把土,蚯蚓的家就塌成了几道沟壑。它忙不迭逃跑,在空气里留下湿哒哒的气味。花生全被刨了出来,淡黄的壳子被晒成白色,红色的泥土被晒成褐色。

日头要落山了,照在地头东边的废墙上,墙上写着计划生育是基本国策,白底蓝边儿,奕奕光彩。

外星人就是这时候到的,轰隆一声栽到花生地里,天上一朵红云滞留好久,渐渐淡去。

我下意识把手里的泥土甩了过去。他低下头,发现自己已经半截儿入了土,脸上挂着尴尬的笑,笑容在黄昏里闪着银光。

他就那么自嘲地看着我,脑袋不自觉摇晃,还不安地摆动着尖儿上各长三个蹼的一对胳膊。

我不是很愿意搭理他,照料外星人是很麻烦的事情,尤其还得防辐射,更何况我也不太清楚对方是否转了基因,总之面对太多未知的因素……

我想任何人都不得不承认,照料外星人是很麻烦的事情。

我也怕,比他强的一点是还算保持了一点主人风度,我也很慌的,但是我很镇静,因为我震惊了,我在很震惊的时候还慌忙地保持着镇静。

外星人的脸丑爆了(这么说也许涉嫌歧视),而不自然的表情进一步强化了这种丑陋。他很有些惶恐,初来乍到,也没什么人脉。

我得承认自己并非见义勇为之辈,作为第一个接触外星人的人类,实际上我和他僵持了好一段时间。

或者你可以认为我是在研究他,一种形而上的研究。

他就那么插在土里,干枯的身躯,两米二一,带着不明地外元素,未必被列入元素周期表。

他似乎想要打开话匣子,但看起来不像会说河南话。这么想的时候,一种莫名优越感敦促我进一步强化自己的优势。

我也不说话,我想。

我就不说话。

他的嘴巴凹陷成四方坑,这让他看起来像奥特曼,当然也有可能只是一只拟态奥特曼的怪兽罢了。外星人的事儿,谁说的准呢。

永远不要相信一只外星人,特别是在自己的地盘,这是我自己的地盘吧?我想。我要坚持一种孤立主义,拒绝对此类不明生物进行更深一步的了解。

他忍不住了,黄昏的落日倒影从墙上的「划」字走到了「国」字,秋风打杨树梢上吹来,开始凉了。

其它地块的庄稼汉都回了家,只剩下我自己。

外星人大概后悔自己挑错了时间,在错的时间遇上了错的人。

他苦着脸,四方坑的嘴巴变成了圆的,圆形的大嘴。两只凸起的眼睛眦着绿莹莹的脸,神情无比sad。

他打开话匣子,发出滋滋啦啦的声响,像一台破旧的收音机。

一台破旧的、电池过期的、拥有一副sad表情的收音机。

两只带蹼的胳膊就是两根电线,失灵一般随机摇晃。

「别特么晃了!说,你来地球的目的是什么?」我不耐烦地问,给自己壮了壮胆儿。

「非……常……抱……歉」对方回复,所有的字音都被处理成平声,绿莹莹的脸上不停闪动着光彩。

说完这句话他便用凸起的大眼睛往下看,闭上嘴不吭声,示意我把他拔出来。

「拔不了!太大了!」我不耐烦地说。

他便用眼睛撇了撇地头的铁锨。

我目测了一下他陷进去的深度,又看了看铁锨,一双手干了一天活,酸的抬不起来,非常不情愿。心里便想作罢,收拾东西回家。

我站起身,抓了一把花生棵子在手上蹭了蹭,绿色的汁液流出来,散出一股花生特有的味道。

你自己在这儿玩儿吧,我回家喝汤了。我说。

外星人又开始滋滋啦啦了,这一次他的表情更可怜。

大概地球上太冷了,要不就是空气污染的问题。

我停下来,实在不落忍。

但是我也不想白干。

「我说,你不远万里来这儿,图个啥?」

「路过,纯粹是偶然,我纯粹是偶然打你的世界路过。」

「哦,路过。」我重复了一句。这犊子在诳我。

「把你救出来,准备弄事儿?」

「不会!绝对没有!」外星人显得很慌张,后来他解释说,他只是个星际老司机,运货的。

赞助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