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公众平台 > 文化历史 宋仲基,世界 > 正文

当全世界都要嫁宋仲基的时候,这个家伙却要成为中国最硬的汉子

2016-03-30 11:29 异见 关键词:宋仲基,世界

让我们一起进入小兵的世界

要去航海的小兵 要拍航海真人秀了

眼前一片漆黑,只剩下喘气声,

这个在隧道的画面,

不是我用剪辑软件做的特效。

GIF/954K

这是三年前,我从丽江到保定3300公里骑行路中的小插曲,当时骑出丽江五天,到达云南昭通的岔河隧道,车灯突然颠灭就是在这个岔河隧道里发生的。

当时的情况就是这样,在这条长1600米的隧道里,自行车车灯居然被颠灭了。我站在全黑的隧道里,内心有一万头草泥马奔腾。

失恋什么的,全都见鬼去吧!

可生在这世上,谁还没失过恋啊。有的人失恋,哭天抢地;有的人失恋,喝得烂醉,第二天就好了;有的人失恋,会逃离一个城市,去旅行。

而我……一个人骑着一辆破自行车,花了73天,从云南丽江一路骑回河北保定的家,一共3300公里。

我叫小兵,80后,一名自由摄影师,接触户外骑行,已经十多年了。

十几年的户外生涯让我有机会无数次的仰望星空和俯首大地,可没有一次比这趟孤独又漫长的骑行更加震撼人心。尽管这个故事的开头,是极其狗血的失恋。

失去了一个姑娘,怒骑3300公里,这听起来逗逼而热血,可当这段漫长的行程结束时,我发现我忘记了那位姑娘,彻彻底底地,爱上了探险和骑行。

这是我人生中第一次长途骑行,我全部用影像记录了下来。

两个月的骑行,我见识了日月星辰的壮美,见识了远古洪荒的摄人心魄,目睹了金沙东去的气势磅礴,还有秦晋之地的苍凉雄浑。

我把路途所遇的艰辛,所遇的人和事都记录在了我的长篇图文游记《孤独星球,3300公里骑行,丽江到保定》中,这些,可能是我这辈子都忘不掉的回忆。

我现在要和你说起的,就是这漫长骑行途中的故事。

骑行路上故意拗造型拍的

骑到四川剑阁 连续翻山后很累

骑行到秦岭洋县境内

4月19日,玉龙县

我的眼睛报废了

“1200块钱,21天,2882公里,单车不结伴,全程借宿不住旅店”,三分钟前我还在和加油站里的司机吹牛逼。没想到拍拍小破车刚准备出发,在固定防潮垫的时候,弹力钩的铁钩意外弹了起来,重重打在了眼睛上。

也就因为这一弹,骑行21天的计划,被拖成了73天。

我吓懵了,血顺着眼睛留下来的时候,才意识到有多严重。眼镜片碎了一地,隐隐还能感觉有玻璃渣刺进了眼睛。

几个小时过后,我回到丽江,打车直奔医院。

“左眼角膜6处划伤,3道伤口较深,眼底充血,眼压数值......看不清。”

骑行??!呵呵..... 接下来三天,我的行程只剩一条“死路”:医院复查,回房间嚎;医院复查,回房间嚎;医院复查,回房间嚎。

受伤的眼睛

4月22日,昆明

制定计划,重新出发

原本想从丽江一路向东,却不想为了医眼睛乘车到了昆明。折腾4天,1200块只剩500,离家,他妈的居然还越来越远了。

看着挂在身上的两只筐,突然觉得可笑,来云南的时候意气风发,背着崭新的登山包,穿着登山鞋,揣着重新开始生活的想法,决定在丽江安定下来,卷胳膊撸袖子撩开后槽牙甩开腮帮子大干一场。

可才不到一个月的时间,混得就剩了俩装行囊的破筐,脚上那双她送的耐克鞋,和一辆破自行车。

几乎快不能穿的耐克

原计划从丽江出发,

走宁蒗、盐源、西昌奔成都,

可现在到了昆明,

我不想再折回丽江了。这一来,

打印好的地图路书全都成了废纸,

只能重新制定计划。

最后确定的骑行路线,地图显示距离2900公里, 最终实际骑行距离3290公里

还能怎么着?作为一个北方汉子,

自己订的骑行计划,

跪着也要骑完。

路上停下休息,摆好三角架站上边栏拍照

离开昆明这一路上,

我睡过加油站,

吃的是芝麻糊,

苹果还是好心人送的,

在42度的地面上,

骑着车“吃”过土,

满是沙土的路

4月26日,蒿明县

蛋蛋的忧伤

周遭的空气和时间都被太阳的热能凝固,既没有风,路也看不到转折的迹象。十八摸半个小时前就哼不动了,蛋蛋也被压得很麻(我认真的!),最可怕的是,这样的天气,我每天都穿着一条抓绒骑行长裤!!!

骑到了蒿明县,停下去路边的小店吃顿“大餐”。

土豆丝加饭,外带一碗汤……

晚上躺在县城边缘城中村的一间家庭旅店的床上,我像根煎腊肠一样在床上翻了无数个面,头顶上的灯泡接触不良,关了灯以后就不停地闪烁。

当然了,它不是一直闪,而是每次等你快睡着的时候,像朋友圈那些从不说话的僵尸好友一样,择机闪那么五六下,为了保护剩下我那只剩下0.6的视力,我把床单盖在脸上,然后使劲躺着,使劲躺着……

4月28日,四川境内

终于骑进四川了

车轮驶离崇明县之前,我蹲在马路牙子上,把早晨躺在床上精心编好的短信发给老妈,按照计划,此时我应该在大研古城的某个早点铺狂吃鸡蛋油条豆腐脑。

可事实上,我蒙着一只眼,骑过云南的小乡镇,正在前往四川的一路上疯骑。

骑过平坦的公路,又骑向逆风的方向,路过山川河谷,还看到了河床上的火车酒吧……

在宜宾,我看到了街头“聚众赌博”的老头们,

果真,对于四川的人民来说,

不能打“血战”的生活有个卵用。

在自贡,我遇到了离开昆明后的

第一位“车友”——小熊,

一家人招待我好吃好喝好睡。

在井研,我看到了

牵着二师兄走在路边的大爷,

他说要带着猪去市集赚点钱,乐呵得很。

在二峨山,进成都城之前,

码表上的数字终于跳到了1000公里。

当然也被路边2米高的“警察”吓傻了眼,

(没错只是雕塑,妈的智障!有没被吓过的人吗?)

最后揣着9块5毛钱,

停在了成都新南门车站旁,

花8块钱吃了顿地三鲜盖饭。

这顿饭有点悲壮,因为接下来要面对

下一顿饭去哪吃的严峻问题了。

第二天中午的预算是昨天剩的那一块五。

“老板,鱼香肉丝多少钱?”“10块。”“米饭多少钱?”“1块钱随便吃!”“好,给我来1块钱的米饭!”“为撒子不要个彩(菜)嘛?”“没钱......”“米饭单吃要2块嘛!”“1块5行么?”“好嘛!好穷哦!”

诺,最后就这样弄了点方便面调料拌了饭吃。

拌着调料包的饭

我坐在西南民大对面的街边,疯狂地扒着无限续碗的蜀地产白米饭。旁边的老奶奶不时往我桌子上看,最后叫住服务员:“把这盘花生米和这盘菜给小伙子端过去。”服务员笑了一下,把菜端到我桌子上。

我赶紧跳起来转身跟老奶奶道谢,她摆了摆手,结账走了。

一根一根的,我把菜细细的吃完了。花生米我没舍得吃,管服务员要了一个方便面袋子装了起来。

4月30日,成都

我成了泡茶小弟

在朋友的帮助下,我去了一家茶馆应聘服务生。

沏茶、续水、收钱。沏茶要知道每种茶叶不同的出水时间,果茶要掌握好每种果肉的比例搭配。

就这样做泡茶小弟做了整整一个多月,住在朋友在成都的闲置房里。

每天早上8点半出门,

横穿成都中心城区上班,

晚上12点左右下班,

横穿成都中心城区回家。

我喜欢午夜空荡的城市,零星的车辆,

任由我一个人自由穿梭。

深夜的空气是微凉而清新的,

偶尔还会赶上一场大雨,

那就更加快活了。

我可以用32公里的高速狂奔到川大侧门吃15块钱的串串,再慢悠悠的骑到万年场睡觉;也可以半宿半宿地徘徊在二环路边缘。只因我单纯地喜欢。

悠闲的日子晃荡了一个多月后,攒了些钱,养好了伤,我的车轮驶离了成都。

5月30日

奔向离家更近的另一座城

骑过一个个坡,刻下一道道印,攥干了所有能流出的汗,抛下了所有不必要的东西,一切如释重负。

我几乎忘了我当时,为什么要出发。

而每次看着角膜上的那一斜浅痕,我总会发自心底地觉得,没有什么比自由地、健康地活着更重要了。

从丽江到保定,驾车走高速公路2950.3公里,需要1天20小时。坐火车3584公里,需要2天4个小时12分钟。

骑行车程3300公里,可我知道,这不仅仅是简单地踩过3300公里路而已。

这样的前后对比,我还能说啥

回到保定以后,我更加坚定了我的户外探险之路。我不曾想一次失恋,会给我的人生带来这样巨大的变化。

去年,我跟随团队在四川四姑娘山地区拍摄了雪山攀登纪录短片。

GIF/1644K

在这之后,我开始寻找有价值的拍摄题材,并最终确定了两条拍摄主线。

这一次,我的征途是星大海,我要驾驶自己的“敢探”号单人独木舟,携带4台摄像机和2部相机,从中国海疆最南端的防城港出发,沿着大陆海岸线一路向北,跨越南海、东海、北海、黄海、渤海5个海域,和不计其数的近海岛屿,最后到达秦皇岛。

划行中国大陆14000公里长的海岸线,在海上漂泊210天。

14000公里的航程

一个人驾着独木舟在海上航行,你有想象过这样的航行吗?

每一次划桨离岸,每一次破浪向前,每一次潜入海底拍摄海洋生物,每一次从侧翻的独木舟里脱身,每一次在荒野厨房里煎海蛎,每一次拖着皮划艇躲避台风……

独木舟会不会侧翻,台风来袭我是不是会消失在海洋……

这是一个无后援的海上探险计划。整个探险活动和纪录片的拍摄计划耗时7个月时间,从2015年5月到2015年11月,从初夏到深秋。

这是一个无后援的海上探险计划,可你们对我的支持,会支撑我划完漫长又危险的14000公里。

这也是一部即时更新的探险记录片,采取周播方式,每周更新一集,每集时长大约20分钟,成片大约35-40集左右,将在优酷、腾讯、爱奇艺等优质视频平台进行播出。

整个项目结束后,我会剪辑出一个特别版本,参与2016年的加拿大班夫山地电影节。

本次航行拍摄计划需要四台摄像机,包括gopro等,还有独木舟、救生装备等相关物资都需要提前做准备,所以我希望通过众筹平台来筹措一部分资金,也希望借此平台把自己的航行经历分享给大家。

心怀希望是一件好事,

也许是最好的事,

既然已经走到这儿了,

就再走远一点吧。

赞助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