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公众平台 > 文化历史 猕猴 > 正文

当六耳猕猴遇见东方不败

2017-06-25 15:15 脑洞故事板 关键词:猕猴

图/MonicaBarengo

很久很久以前,本人转世轮回,在一片黑暗而温暖的混沌里被孕育。有个声音告诉我,我将会成为混世的妖王,通天彻地,翻江倒海,在神佛面前一场大闹。

我看不见他的来处,只能凭空呼唤,说大哥,你搞错了吧,我是个小人物,不至于去做妖王这么危险的工作吧?

那个声音再次传来,说你还没有成为妖王,是因为没有遇到送给你一根针的人,如果你遇到了他,你将会明白你这一世的去向。

我骂了声草,睁眼降世的那一刻,忘却了我所有的前尘记忆。

落地,才发现我成了只猴。

身边传来一阵阵惊呼,说他耳朵长得好奇怪,不如就叫他六耳吧。

我隐约听着这名字很熟悉,却不记得他到底是谁。

那个时候我还不知道,就在我降生的同一年里,黑木崖下有个名曰东方不败的人成妖了。

不是人妖,是妖。

本人老家花果山,出过个传奇般的英雄,踏天门,碎凌霄,号称齐天大圣。

我小时候也很崇拜他,但是越长大,越觉得不是滋味。

那年他大闹天宫,神仙一把火烧光了山头,草木俱无,烟霞断绝,峰岩倒塌,林木枯焦,一群猴子比丧家的野狗都惨。

有道是一将功成万骨枯,孙悟空是将,我们都是枯骨。

可即便如此,枯骨还都等着他们的猴王归来。

从王莽篡汉到隋末大乱,四百年的时间过去,花果山没有等到英雄。猎户将群猴剥皮拆骨熬汤来喝,又或者断手断脚进城卖艺,猴子们始终没有英雄搭救。

直到我的降世。

本人名叫六耳,自认是个英雄,从小学着舞棍弄棒,不看大闹天宫的画本,更不看《果树的培育与养成》,专攻兵法,兼习内功。

毕竟内功强横的,摘叶飞花,一根针都能纵横江湖。

但西边山头的小红告诉我,你再这么中二下去,很快会被猎人抓走的。

本人之所以喊她小红,是因为她的屁股特别红,我很想告诉她,日后我神功大成,一定风风光光娶她进门。

奈何她不懂我。

比如本人摆出个pose,提棍大喊一声独孤九剑,小红只会翻着白眼,说六耳你别闹了。

然则本人还是喜欢她,不仅是因为她好看,还因为除了她之外,根本没有其他人理我。

好在他们跑路的时候,还是一如既往会喊着我,小红更是以性命相逼,拉着我不得不逃。

我说其实我不用逃的,我的五郎八卦棍已经大成,打几个猎户不成问题。

小红说,你怎么这么讨厌,成熟一点不好吗?

我没理她,我觉得她这是被残酷的现实世界所污染了。

小红噘着嘴,还撅着屁股,气呼呼的走进大部队中,跟着猴群向被逃窜。

我挑了挑眉,没有去追她,转身背对,走到相反的方向去。

那一天,有妖怪从北方经过,顺手杀了百十个猴子开荤,小红恰在其中。

我仿佛听见有人在说,惊不惊喜,意不意外啊?

我很想回他一句操他妈。

但是我面对着空荡荡的花果山,不知道该向谁回应,当我来到那片鲜血染红的土地上,猴群的尸身杂乱的堆叠在一起,已经分不出哪个是小红了。

天色很阴沉,空气中飘荡着血腥味,我提起棍子一点点戳着早已干裂的地面,想挖个坑,埋点土,不让这些仅剩的血肉被猎户拿走。

咔嚓。

棍子断了。

我沉默着,听天外有滚滚雷音,想必即将有大雨瓢泼。

我慢慢蹲在地上,想等大雨落下的时候再哭,那样我还可以对后来赶到的猴子们说一声,这是雨,不是泪。

奈何有些时候,哭泣这件事是身不由己的。

赞助商